首页 | 奇人 | 奇事 | 奇物
奇闻007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大千世界 >> 奇事 >> 正文

9岁男孩瞬间变成200多片碎肉【社会报道】

时间:2015-10-18 来源:互联网

  孩子,这个陌生“叔叔”给你说了什么

  你就跟他走了,从此和妈妈阴阳相隔

  孩子,你知道吗,妈妈晚上不敢关门

  妈妈担心你回家时敲不开门……

  孩子,爸爸妈妈等你放学回家

  2007年2月,韩国导演根据真实案例,改编了电影《那家伙的声音》。片中,歹徒绑架9岁孩童后,电话恐吓44天,勒索2亿赎金,而孩子却早在绑架第二天就已经死亡。

  同类案例真实地发生在郑州。

  去年11月2日,9岁小学生张世豪遭绑架,父母隔日凑钱按照要求打去赎金,后来却得知儿子已在案发当晚被勒死。

9岁男孩瞬间变成200多片碎肉【社会报道】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 

  为了毁尸,三名犯罪嫌疑人将孩子碎尸,扔进马桶。

  为了灭迹,三名犯罪嫌疑人把孩子的残骨及作案工具抛于巩义市区、荒郊、深沟,特意把孩子的头颅扔进了黄河。

  后经警方搜查下水道,张世豪的父母最后得到了儿子的200多片碎肉。

  目前,三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落网。办案检察官说,这是他在从业近20年内,经手最为残忍、最无人性的绑架案。

  昨天下午3时,今年38岁的张晓和妻子,带着几张照片赶到本报,讲述了儿子的不幸遭遇,他们就是受害人张世豪的父母。

  和陌生叔叔搭话,9岁小学生放学途中遭绑架

  9岁的张世豪,是二七区兴华街小学四年级学生。

  去年11月2日,17时许,放学后,张世豪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回家。当走到汉江路时,遇到了一名青年男子,即随后实施绑架的刘志伟。

  刘志伟看小豪独自一人,便上前哄骗,取得了小豪的信任后,将他带进了由同伙张成胜预先设伏的车上。

  一上车,绑匪原形毕露,拿出布袋套在小豪头上,感到大难临头的孩子开始拼命挣扎喊救命。

  但面对两名成年男子,孩子的任何举动都是徒劳。

  绑匪用绳子捆好孩子的手脚,用擦车毛巾堵住孩子的嘴巴,并用胶带将嘴巴封死。

  其间,绑匪还恐吓道:“再不老实,把你扔黄河去!”

  孩子只得苦苦哀求,“叔叔,我不动了,你们别杀我……”

  当该车抵达纬四路金水花园东区一民宅时,绑匪问出小豪父母情况及电话后,强行对孩子灌下了安眠药,随后拉至另一绑匪家中。

  当过屠夫开过公司,最终却选择了绑架

  张成胜,39年前出生在邓州,初中辍学后,在邓州市商业局食品公司屠宰厂上班。1999年,张成胜到郑州打工,并于2009年开办了郑州诚胜博信有限公司,主要经营汽车用品。

  在开办公司期间,张成胜聘用24岁的刘志伟任公司经理,并由女友李纳在公司管理出纳。

  后因经营不善,三人开始寻找其他门路,先后在山东聊城、河北邯郸、山西长治等地,购买到几张假身份证,在农村信用社骗取了多张银行信用卡。

  起初,三人的意图是搞诈骗,但发现来钱太慢,又太辛苦。于是想到了绑架,目标选定为容易欺骗、看护不严、没有反抗能力的小学生。

  去年10月份,三人准备好绳子、毛巾、胶带、储物箱、手机、手机卡、车辆、安眠药等工具,明确分工后,曾在南郊、西郊等小学门口伺机作案,但均徒劳无功,直至在汉江路上遇到了张世豪。

  其实,在遇到张世豪之前,刘志伟还欲向两名小学生下手,但均未成功。一名眼看要跟着走了,家长却突然出现;另一名无论怎样哄骗,就是不理睬。

  月收入4000元,夫妇被逼交赎金10万

  去年11月2日,18时许,在家等儿子放学的张晓,心里开始着急,“儿子很老实,不爱乱跑,平常放学就按时回家了,今天是怎么了”。

  张晓沿着儿子放学回家的路线开始寻找,直至找到学校、午托部,甚至孩子的同学家里,始终没有一点消息,着急变成了担心,又变成了恐慌,“孩子不会出事吧”。

  19时08分,一个陌生电话打来,口气十分平和:“先生别急,孩子在我们手上,我们需要钱,打10万元,稍后会把卡号给你发过去,不要再打这个电话。”

  惊慌中,张晓意识到孩子遭绑架,极力克制心情对绑匪说,“打钱可以,但是你们必须保证我孩子的安全……”

  一分钟后,电话挂断了。张晓哭出声来,下意识地通知了孩子母亲和亲友,并于19时20分报了警。

  张晓说,从收到绑匪提供账号的信息后,勒索电话就始终无法打通,留给他和妻子的,只剩下揪心的恐惧与期待。

  10万元对这个普通的家庭并非小数目,张晓任职环城快速公路管理处,妻子在自来水公司,俩人每月薪水约4000元。

  最终,他们按照公安人员的要求,分头行动找亲朋好友借钱,筹赎金。

  孩子被绑3小时后被勒死

  11月3日中午,张晓东拼西凑10万元后,如数打给了绑匪。

  心急如焚的张晓夫妇,担心儿子的消息,傻傻地坐在公安局等候,幻想着儿子能够突然出现。但依旧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令警方疑惑的是,张晓夫妇来自农村,平常做人老实,与他人无冤无仇,他们的孩子怎么会遭绑架呢?

  这时,绑匪的另一条短信传来,声称目前孩子在山西太原,要求张先生再带10万元赎人,并打来电话:“有些事该咋办你知道,注意你的言行。”

  11月4日,张晓在警察的陪同下,前往太原,未料扑了个空,从此绑匪即杳无音信。

  小豪妈妈说,那几天家里的灯都不敢关,家门也一直开着,就是担心儿子回家时,听不见他敲门,“一直在做噩梦,听到孩子的呼救声……”

  此后,尽管孩子生死不明,但夫妻俩仍抱有期望,觉得孩子不会出事儿,四处寻觅着。

  警方没有再隐瞒下去,表示已没必要再寻找,已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,还有一名在逃。孩子在被绑架3个小时后,也就是当晚8时,就已被张成胜勒死。

  另一犯罪嫌疑人刘志伟,随后于11月16日,在珠海市一家网吧门前被擒获。

  “在阳间没有保护好他”

  事后,张成胜认为,孩子很可能辨认出他们三人模样,便提出灭口,于是在卫生间内用绳子将张世豪勒死。

  11月3日上午,曾经是屠夫的张成胜,使用菜刀将孩子尸体肢解,指使刘志伟购买了绞肉机,因绞肉机绞不动,便剥下肌肉切碎。

  之后,张成胜通过马桶将切碎的肌肉排入下水道内,将张世豪的骨头、书包、衣服、菜刀、绞肉机等装入纸箱内,驾驶豫A18G85越野车沿巩义方向陆续抛撒。

  张晓哭泣说,所有知道的人都无法原谅这三人的罪行,“这样的人需要法律的严惩”!

  张晓反复说一句话:“孩子惹了谁?”他说,孩子凄惨的求助声、哀求声,无数次出现在他脑海中,现在家里已经不敢放孩子的东西,他更不敢看孩子的照片,他们感觉对不起孩子,“在阳间没有保护好他,想去看他……”

  “如果是你的孩子”

  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表示,在他近20年的从检工作中,这是他经手的最为残忍的绑架案。特意在公诉书上,用了“碎尸”二字。

  在提审刘志伟时,刘表示张成胜对他有知遇之恩,才跟着一块干的,当检察官问道“如果是你的孩子”时,刘开始痛哭。

  据了解,张成胜此次绑架属随机绑架,并没有对被绑架者进行调查。

  郑州亚太人律师事务所律师常伯阳表示,在刑法绑架罪的条款里,犯绑架罪导致人质死亡的处死刑。

  至于针对小学生安全如何防范?检察官认为,没有太好的办法,防不胜防,不可能每天手把手接送,只能对这种行为严厉打击。

提示:支持键盘键"← →"键翻页

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人才招聘 | 免责声明

Copyright © 2014   All Rights Reserved. qiwen007.com 版权所有 
 闽ICP备160040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