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闻007
当前位置:首页 > 社会热点 >> 正文

"三年困难时期"5万幼子遭弃 仅300多人寻亲成功

时间:2017-01-09 来源:互联网

七月,高塍镇进入盛夏。乡下家家都住在河边,河水透亮,藻荇青青。

风一过,墨一样的大荷叶子密密一卷。一派江南水乡的风貌。

镇子南部高遥村,吴南生已经老了,他75岁,皱纹几乎占领了他面庞上每寸肌肤。

他的晚年只剩下了两件事,一是侍弄地里的葡萄,二是寻找被丢弃的弟弟闰生。

年纪渐长,失去亲人的遗憾如同上涨的河水,将他渐渐淹没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,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江南地区大饥荒。有五万幼子像吴闰生一样,被父母遗弃,送到陌生的北方城市长大。他们被统称为“江南弃儿”。

如今富饶的宜兴市高塍镇,当年是饿殍遍野的重灾区。

史料记载,仅1960年,高塍公社就有数百人死亡,相当数量的家庭绝后、绝户。

几乎高塍的每个村庄,都有家庭弃婴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弃婴

只要见到和寻亲扯上关系的人,不管是寻亲志愿者,还是记者,吴南生总要拿出那本万年历。

它就躺在他的裤子口袋里,一小本,被翻得都是褶皱。

翻到1960年农历二月初一,吴南生指给人看。他在这个日子上画下一个黑圈,划了好几道。

“那个天,好冷啊。”好像有什么在心里顶着他,逢人就要说起。

他记忆里的那天,是铁一样寒灰的天色,酿着一场大雪。呼一口气,都是白雾。

他饿着肚子,抱着三岁的弟弟吴闰生走了十多里地,把他扔在宜兴百货公司门口。这是母亲的决定,这么做,是为了让小闰生活下去。

“你在这儿呆着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弟弟也饿得奄奄一息,说好。

这是兄弟俩说的最后一句话。那时,吴南生19岁,今年他75岁了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他已经参加过不下十次寻亲会,也曾多次派弟弟妹妹北上寻找。

但人海茫茫,一别半个世纪,他们再没见过。

没有人统计过,现在的高塍镇、以前的高塍公社,到底有多少弃儿被送出。

但历史记载,仅1960年上半年,宜兴县弃婴就达500人。一位已故的公社干部曾回忆,宜兴的近半弃婴都来自高塍公社。

宜兴寻亲志愿者吕顺芳最深刻的记忆是,几年前在宜兴举办寻亲大会,寻孩子的人报上老家,也几乎有一半都是高塍。

去高塍的村里宣传寻亲,一传十,十传百,四处都是白发苍苍的老翁老妪围上来。

7月中旬,剥洋葱在高塍镇朱家渎村见到了95岁的蒋爱珍,她几乎已经忘了这辈子所有的事,却还清晰记得被送出去的小女儿朱盘娣。

那两年,她靠着红薯藤果腹,没奶水,小女儿整天趴着,奄奄一息,就像一块破布粘在床上。

1960年秋天,邻居一家七口,两个孩子,悉数饿死在家。她从窗子里往里头探,他们躺在床上、趴在地上、软绵绵扑在门坎上,全没了气息。看得她眼泪直流。

这刺激了她,一咬牙,决定把女儿送到上海。

她的女儿,与五万主动或被动失去亲人的幼儿一起,成了“江南弃儿”。

送走那天,接收的人家给孩子吃了雪白的年糕,她大口咬着,蒋爱珍高兴得很。

关于女儿,蒋爱珍说得最多的是熬整夜给她做兔头帽、虎头鞋。在农村,这些都是对娃的金贵。

“不是不爱孩子,要活命啊。”她的脸重重地往下扯着,眼见就要哭出来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提示:支持键盘键"← →"键翻页
信息流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人才招聘 | 免责声明

Copyright © 2014   All Rights Reserved. qiwen007.com 版权所有 

 京ICP备18010456号-2